最新消息:

环球时报社评:铜锣湾书店的简单故事该消费够了

皇冠现金官网8886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香港反对派18日下午发起声援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的游行,抗议内地强力部门所谓“跨境执法”,并宣称要对“强权”说不。反对派声称有6000人参加了示威,香港警方统计示威者共约1800人。

  林荣基去年10月在深圳因非法经营罪被拘留,上周取保候审回到香港。周四他在香港举行记者会,猛烈抨击内地警方对他的拘捕,并且断言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是被“跨境执法”从香港捕往内地的。他还指自己在内地的电视认罪“有导演有台词”。他所谓“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无路可退”的说法被港媒和外媒广泛引述。

  然而不利于林荣基的信息迅速随之而出。书店总经理吕波公开谈话,表示他和林荣基等人为了经济目的涉嫌从事违反内地法律的事情而被带走调查,此外吕波进一步透露他是在深圳一个小饭馆里被抓的。林在内地帮其非法寄售政治八卦书的“女朋友”胡某也站出来指林撒谎。由于林尚在保释期间,他在香港所作所为有可能涉嫌进一步违法,有人分析,林或许是害怕所谓“报复”,从而甘愿跳出来给反对派做了炮弹,让舆论做自己的盾牌。

  法律的事看来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如今林荣基的事情已在香港满城风雨,舆论监督可谓密不透风。林是否在撒谎,如果他撒谎是否要承担进一步法律责任,相信都将在全透明的情况下处理。

  一些香港激进人士和媒体宣称“一国两制”遭到破坏,这种指控的夸张荒谬恐怕他们自己也很清楚。香港确实处在与内地不同的制度之下,香港的独立司法也是充分有效的,否则林荣基怎么敢以这样的方式对抗内地警方?林荣基自己说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他的这种信心如果没有香港的独立司法支撑,又从何而来?

  香港反对派这两年使用了包括街头政治在内的西式体制下的各种流行斗争方式,他们显然也对陆港的“两制”现实看得一清二楚。正像很多人指出,香港激进反对派要的不是“一国两制”,而是“纯两制”,这才是矛盾的真正所在。

  又有“一国”,又有“两制”,这个全世界的新东西肯定需要实践中的磨合。现在的情况是,内地和中央对这种磨合很有耐心,处理问题愿以大局为重,而香港激进反对派用斗争思维和进攻性姿态面对一切问题。当内地社会非常谨慎于不要干涉香港内部治理的事务时,香港激进反对派却强调他们干预内地政治生态的权利,甚至主张在陆港交叉领域危害国家安全的法律正当性。

  把铜锣湾书店的政治八卦书向内地做商业性寄售也是合法的吗?干这种事情的人内地警方不能在深圳进行抓捕吗?相信常识就能帮人们得出正确答案。香港激进反对派千万不要误导广大市民,煽动对立。在这样的问题上走极端决不会是香港社会的福祉。

  林荣基害了自己在内地的“女朋友”,还要拉李波等人为自己在取保候审期间的拙劣表现站台。他不惜让已渐平息的铜锣湾书店事件再起波澜,用牺牲香港社会的稳定为自己的私利埋单。此人的诚实和其讲述的真实性值得怀疑,至少如果他说什么就信什么是有些轻率的。

  围绕铜锣湾书店风波,香港舆论所表达的焦虑内地社会都听到看到了,这种焦虑受到的重视和引发的思考也都是真实的。内地拒绝香港一些力量搞政治和意识形态渗透的态度也应受到香港反对派的重视,后者做事须有底线。无论在内地还是在香港,对这件事情的总结都应积极认真,那样的话,这半年多的掰扯就没白费,“一国两制”将会在这个案例之后变得更加清晰、明确。

  铜锣湾店长“翻供”的实质内容不多

  香港铜锣湾书店“失踪”的店长林荣基本周返回香港后,于16日召开记者会,做出了一个有似“翻供”的姿态,在香港舆论中激起轩然大波。

  林荣基讲述了他去年10月24日经罗湖回深圳后被拘留,后坐火车转到宁波“监视居住”的细节。他断言铜锣湾书店李波是被内地执法人员“跨境执法”从香港捉拿带走的,这与李波本人的说法不同。他还说自己“电视认罪”时“有导演有台词”,自己被迫配合。

  林说“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无路可退”,又说“港人向强权说不”,这两句话被广泛引用,情绪味很浓。

  在香港的舆论氛围中,林荣基这番话显然提供了全面质疑铜锣湾书店“失踪五子”案件的最新炮弹,让内地执法部门看上去有些被动。这样的印象在昨天显得相当突出。

  但是仔细看林荣基的讲述,实质内容并不多。首先,林荣基本人承认,他是在过了罗湖海关后,在深圳一侧被抓的。这一点非常关键,因为如果林的行为触犯了内地法律,内地警方在辖区内依法对其采取强制行动是符合法治原则的。

  林虽然一口咬定李波是被“跨境执法”从香港抓走的,但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李波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荣基并非当事人亦不了解。迄今为止,李波表示他是自愿前往内地配合调查的。

  此外林的记者会至少证实了他在内地没有受到虐待和刑讯逼供,这与一些人凭空想象的内地执法人员会粗暴对待林荣基等被抓者的情景显然不一样。

  林一回到香港就开这个记者会,并且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这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香港的自由。香港一些舆论宣称铜锣湾书店案使得“一国两制”从此“不复存在”,他们在做此批评时应当悠着点。

  林说他“电视认罪”时“有导演有台词”,这虽然是他单方面的说法,但很容易被一部分人信以为真。因此林的此项指控可能引发对其他4人“电视认罪”真实性的追问,是否会有更严重后果,将取决于新一轮追问会否引出我们所不了解的关键证据。当然,“电视认罪”的形式出现几年以来,在内地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它们的舆论效果是见仁见智的。但是,“电视认罪”的做法是否妥当,与有关方面对林荣基采取的措施是否合法是两回事。

  铜锣湾书店风波从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近9个月,它带来了诸多思考,帮助人们把一些事情看得更清楚了。比如,香港各种力量都要尊重内地的政治体制,不可采取破坏国家安全和内地政治稳定的行动。内地则要更严格地尊重香港独立司法权,了解香港舆论在这方面的高度敏感。

  “一国两制”是需要在实践中不断磨合、完善的,有关方面一直在为消除香港舆论的多虑不懈努力,只要不怀偏见,就不难看到来自中央和内地长期坚持“一国两制”的诚意。由于香港舆论机制是西式的,内地体制与之难以充分对接,从香港舆论的角度很容易主动出击,令内地某些方面的回应显得被动,但这在很多时候并不意味着简单的对错关系。

  香港舆论不宜发展对内地的“斗争思维”,通过斗争来实现香港的利益决非“一国两制”的真谛。沟通和协商更加重要,它更符合中华文明的内在逻辑,也更适应香港在中国主权之下实行高度自治的法律制度和政治现实。

  林荣基手写认罪悔过书文本曝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